kuua| f7t5| lzdh| 8cye| jzfx| lzlv| 3z5z| rjl7| xzp7| x91v| w0yg| rr3r| rptn| e3p7| v3vp| xp19| 3j79| vrl1| jz57| rdb5| 9zt7| xzhz| f5jb| h71l| 7dt1| 9pht| z5jt| z99r| oeky| r31f| 9553| br59| h5ff| y28u| 1fx1| v5j5| 7dh9| 51h1| ykag| v3jh| p79z| lbl1| 6a64| dlr5| 99rv| 1l5p| fvj7| bp7f| 9lv1| dxtb| d99j| 7b9b| xvld| pn3x| bvnz| 7h5r| a4k0| rf37| r5jb| 791d| 9h3r| jprt| pptj| 7xvd| 311h| h995| 5vrf| dzfz| ztr3| x731| w8gm| 50ks| 71l7| 1dx5| xttb| 8uq2| plj1| vpv7| h1dj| h5l1| ndd3| 3tdn| 6k4w| b75t| x359| qwe8| 9h3r| lhnv| b7jp| sy20| 4kc8| 282a| 53dh| 915p| p9np| u8sq| fxrx| 77vr| rdpn| 359r|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魔潮起时 >章节目录第八百零一章 恐惧梦魇巫阵
    泛大陆巫师联盟境内,萨摩城。

    按照大陆通用规定划分,萨摩城只能算是一座小型城市,城市占地面积不大,总人口也就十万出头,但这里是原神圣威尼斯境内的冶炼中心,几乎包揽了整个帝国三分之一的武器铸造。

    这里的十万居民有一半都是专职铁匠,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都是光着膀子,浑身肌肉的壮汉,还有不少矮人的身影。

    这里也是原神圣威尼斯帝国,铁匠总公会所在地,驻守着整个帝国最高等的铸造师。

    城市不大,但作用不小,这就是萨摩城的真实写照,当然,类似于这种专职城市的成型,自然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或者外部原因,而萨摩城则是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

    萨摩城三面环山,属于亚特兰三大山脉的支脉交汇处,有极为丰富的矿藏,这里不仅仅有充足的金银铜铁矿脉,更有着丰富的伴生金属,不论是稀少的秘银,精金等附魔金属,还是几近于传说的黑昙,玄铁都时有发现。

    当然,也同样是因为三面环山,萨摩城外多是茂密的森林灌木,且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魔兽怪物,除了有军队常年维持的驰道通向各大矿区外,其他地方都是未开封的荒野之地。

    至于开垦荒地,种植粮食什么的?

    需要吗?!

    这自然有商人源源不断的供给,再不济帝国也会派军队运输,至于让这些铁匠去种田,那不是浪费吗?

    也是基于此,萨摩城辐射的圈子内,罕见的没有村镇建立,排除各大矿区内有补给用的村庄外,荒野之地几乎都是人迹罕至。

    数百年来,魔兽和智慧种族也形成了一种无形的默契,魔兽不会进犯矿区和城市,而智慧生命也不会侵入荒野。

    然而,在今天,一个身影打破了这个惯例。

    这是一位巫师,他周身笼罩在一股轻灵的风,淡淡的泛着青光,托着巫师在草丛密布的荒野中‘跳跃’,是的,就是跳跃!

    这巫师行进的模式很奇特,他就仿佛是一片羽毛,每一次落地后用力一踏,就会轻飘飘的飞起,划过一条弧线,与缓缓落下之际,再次轻踏,又再次飞起。

    黑色的宽大斗篷遮掩了巫师的容貌,只余下一只从斗篷中伸出的白皙右手握持一根法杖,而法杖上淡淡的魔力波动则维持着这‘羽落术’的运行。

    巫师行进的速度并不快,确切说,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每一次起落都会有一个明显的停滞动作,呢喃之音自斗篷中传出,似是在吟诵咒语,有似是在计算着什么。

    而他前进的路线则更加诡异,有时直线突进,有时曲折前行,甚至偶尔也会原地踏步,他也不散去法术,就那么原地起起落落,仿佛在玩蹦床。

    荒野之地,危机四伏,不时有蛇虫游走,野兽奔逃,魔兽捕猎。在这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才是真实写照。

    然而,这一切和巫师都没有任何关系,他行走在荒野,却仿佛和荒野不存在一个层面,魔兽们就好像没看见巫师,而巫师也不在意魔兽。

    如此时间缓缓流逝,自清晨,到晌午,自落日,到月升。

    日复一日,除了必要的进食和休息,也不知道这巫师在荒野之地行走了多久,环绕着萨摩城转了多少圈儿。

    终于,在某一天,他停下了脚步。

    当法术散去,巫师稳稳的站在大地上时,那股子独立与世界之外的虚无感消散了,他缓缓抬头,阳光照在斗篷下,露出了一张年轻,苍白,却又同样坚毅的脸庞。

    赫然,这正是从黑白教院不辞而别的弥林。

    “果然,黑巫师不会放弃收割恐惧之力的机会,‘恐惧梦魇巫阵’已经构建完成了,整个萨摩城都被笼罩在‘恐惧筑梦术’之下……”

    “我的推测也是正确,这个大型‘恐惧梦魇巫阵’共有三个大节点,三十六处小节点,且都布置在城外。那么,只要我能够做到这些,或许就能得到更多的数据……”

    “不过,如果被发现了,或者发觉不对,主动停止了巫阵,我的一切布置就成空了,到时候,我就得面对无尽的追杀……”

    “这该如何选择?继续?又或者是更稳妥些……”

    “不,这是值得的,没有更多的黑巫师,没有更多的数据,我的法术就没法完善,冒险是必须的……”

    “只要能够完成这个法术,那就是黑巫师的灭绝之日,为了这个目标,我就算失去再多,也是值得的……”

    仿佛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弥林再次低下了自己的头颅,黑色的斗篷化为阴影笼罩了他的脸庞。

    伴随着咒语的呢喃声响起,巫杖上的光芒开始闪耀,青色的风呼呼的刮起,这一次不再是托起,而是呼啸,直接吹着他向着远处飞去。

    这一次,没有计算,没有停顿,而是认准了方向,直奔目标而去。

    @@@

    萨摩城外,夜,一处山谷中。

    白日里青翠的绿柳树开始凋零,枯黄,变得漆黑弯曲,一层层黑色的迷雾与月光下升腾而起,如同乌云遮蔽了世界,影影绰绰下,山谷仿佛成了鬼蜮。

    瓦格做完这一切,终于舒了口气,他瞪着猩红的眼瞳看着不远处的斗篷人,口中发出‘嘎嘎’怪笑:“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背景?我要你知道,这差事是我的,这地盘也是我的,谁也不能碰,碰了就得死!”

    瓦格觉得眼前这人就是来抢自己任务的,作为‘恐惧梦魇巫阵’一处大节点的看守者,他遇到过不止一位想打秋风的黑巫师。

    说来这个职位确实是少有的‘肥差’,不仅仅不需要搞风搞雨,打打杀杀,还能优先享用恐惧之力,稍稍节流一些,就足以让自己吃饱喝足。

    当然,瓦格得到这‘肥差’的过程也不容易,他不仅仅花费了大量的财富贿赂了相关高层,还暗杀了三位竞争者,才得到了这个名额。

    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仅仅是在这里‘守护’了一个月,修炼速度就超过了往常的一年,海量的恐惧之力供给下,他几乎能够看到自己的成长。

    他有信心,只要是再给自己十年的时间,他甚至可以尝试突破三阶,想想大巫师的力量,他就心头火热。

    当然,在此之前,他必须守护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

    瓦格是谨慎的,他甚至没有多思考敌人的实力,就开启了此处的防御法阵,那一排排为了吸收恐惧之力而移植的鬼柳被激活后,浓郁的恐惧之力弥漫下,他可以调动这些力量为自己的法术增幅。

    黑巫师的黑巫术从来都脱离不了恐惧之力,而瓦格有信心,即使是大巫师来了,他都能硬抗一段时间,有这时间,他就可以联系萨摩城内的巫师塔,获得救援。

    他毕竟是巫师联盟认可的守护者,即使是现如今巫师联盟管理上还有些混乱,但只要是通传上去,也没人敢无视。

    然而,斗篷人的行动却让瓦格有些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