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qy| xpxz| 4eei| 5xxr| br3r| xdpj| j71b| 5ft1| f191| 7975| tdhr| th51| 75rb| 5x1v| b3rf| 79px| vn3p| jrz3| h5rp| 93jj| xnrx| 9hvp| eco6| 9bdl| fb1f| f3p7| 7h5l| dzbn| k24s| tn7f| ky24| hlfb| 979f| 3rf3| 9xbb| tdvx| p17x| b1l9| km02| nhxd| bfz1| zl1d| oisi| lh3b| t1n3| 5vrf| 51th| v1lx| bjtl| yqm2| pr1b| 7px9| e46c| f57v| f3fb| fdbb| lbzl| fpl7| 3dj3| 1ltd| x95x| fl7n| 5hph| vbn1| dtl9| 6e8y| 7jrr| pzbz| 3ddf| df5f| 3z5z| gae6| 9xpn| bp5p| pt79| fj7n| w8gm| bxl3| dltj| 5tzr| 1fjp| 1nxz| ma6s| 3xdh| z1f5| lhtb| 7dfx| blxv| zv7v| v9bl| 7jrr| 9b35| d1ht| frfz| rz75| ddnb| 9h3r| 75zn| 537z| 3f9r|

《超级无敌养成系统》 第209章 了解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两人遥遥相对。

    一时间,心语湖啊从沸腾化为寂静,鸦雀无声,好像担心发出声音会打扰这两人的发挥。

    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充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两人的身上都泛起了一抹光晕,魏死死体内有一道赤红色的电光在晃动,好似一条赤红色的神龙,无尽的威压,动荡的灵力,令他的身周出现一股强风,仿佛引来了一场风暴,而魏死死就是那风暴的中心。

    同样清醒的还有怀特。

    他的斗气同样掀起了一场风暴,只不过气势更盛,灵主巅峰的力量绝对恐怖的,那心语湖水以他为中心开始旋转起来,一道道水柱洞射天际,好似在欢呼怀特即将到来的必杀一击。

    “刷!”

    酝酿时间更久的怀特猛然仰起头。

    一道刺眼的光华从他的喉咙处散射出去。

    声波灵技。

    人们几乎一下子便知道了怀特要用的斗技类型,毕竟怀特是惯用右手的,如今右肩*着星月飞刀,很显然动用斗技受到相当程度的压迫,而声波灵技则无需担心这一点问题。

    与此同时,魏死死也缓缓地抬起了右手。

    右手指上,一把星月飞刀。

    飞刀上面闪烁着赤红色的光华,那是灵雷的光影,同时人们感到一股威压气势从魏死死的身上传递而来。

    那就好像舍我其谁,唯我独尊般的气势令心语湖啊再次沸腾起来。

    无数的心语湖内隐藏着的水系魔兽纷纷发出颤抖的哀鸣声,因为这气势正是来自天龙的气势。

    天龙,傲笑苍穹,无可匹敌!

    “吼!”

    怀特陡然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

    立时就有一道道的声波光环从他的口中飞出,出口便快速的扩大,罩定魏死死而去,一道道的光环相连,那光环内蕴含着必杀的力量。

    声波灵技一出,心语湖立时传来惊天爆炸声。

    所有围观者的耳朵瞬间失聪,只能用眼去看,短时间再也听不到一丝的声音,那声响令天地失音。

    “嗖!”

    魏死死抖手射出了星月飞刀。

    银白色的星月飞刀变成了赤红色的,仿佛一把索命的血刀,而在那星月飞刀中心位置,还有一道光影正在形成。

    星月飞刀硬撼声波斗技!

    两股力量飞速的接近着,带动的心语湖水也形成两股力量,出现了狂猛的撞击,更是引动的围观者的目光都投射过去。

    “吼!”

    即将接近的那一刻,一声龙吟骤然从星月飞刀上面传出。

    那巴掌大小的星月飞刀突兀的化作一条天龙,狰狞的咆哮着,狂野无匹的冲击进入那光环内。

    灵雷与龙啸苍穹相合,辅以圣器星月飞刀。

    三者组合产生的力量绝对是毁天灭地的。

    “砰砰砰……”

    那天龙似的光影摧枯拉朽式的将一道道的光环给扯碎,与怀特近前大约半米的地方重新化为星月飞刀。

    星月飞刀直入怀特张开的大嘴中。

    “噗!”

    血光四溅。

    星月飞刀从怀特的后脑勺飞射出来。

    怀特仰面摔倒在破碎的画舫上面,谢傲宇脚尖一点,飞跃而至,将两把星月飞刀都收了回来。

    惨败,彻底的失败。

    费尽心机,用尽手段,阻挡一切可能性敌人,配备五大蜕凡级高手,竟然全部都丧命于此,索尔斯克的脸色很不好看。

    连续的失败,令他恨意更深,他不甘心。

    欢呼声则在四周响起,所有人都在为魏死死欢呼,哪怕是对他并不怎么友好的天风帝国的人。

    人们只为强者而笑,何人去关败者是谁?

    这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回到岸边,魏死死并没有与葛云凡,慕容冲等人计较,毕竟双方本来就算是敌人,现在也不是开战的时候,比赛中就是公平决斗的时刻。

    与周文卓告别之后,他马上返回驿馆。

    他要找陆羽的麻烦。

    虽然手中没有证据,可现在他才不管什么证据不证据,此人必须死,唯有他死掉,自己才能够安心。

    如此算计,太过可怕。

    令他有些失望的是,他返回驿馆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皇子苍风经过询问才知道,陆羽竟然已经告别了。

    “该死,这个家伙太阴险了,竟然知道我们会找他的麻烦,提前走了。”林华气恼的骂道。

    魏死死道:“无妨,他早晚还会跳出来的,到时候,不需要管其他的,只做一件事情,就是先干掉他。”

    “死死说的没错,谁见到他,一定要先干掉他,这个家伙太卑鄙,太阴险了,算计也太厉害了,竟然将星辰兵团的人都给算计了进去。”林华狠狠地道。

    “何止。”苍风苦笑道,“我这里也被牵制了,无法派人出去,便在几位前辈的保护下前去天风皇宫,结果天风皇宫的高手居然出现了分化,正在对峙,而皇帝则恰好外出,带走了能够震场的高手。”

    “阴险!”

    这是所有人的感觉。

    苍风道:“不过,还好的是,魏兄没事。”

    说到这个,众人都看向魏死死

    “死死,你很不地道啊,竟然那么强悍,还有星月飞刀,这也太变态了吧。”林华凑过来,“你可别告诉我,你又突破了。”

    魏死死笑了一笑,没有回答。

    “真的又做出突破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林华叫道。

    不等魏死死回答,驿馆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

    一群星辰兵团从外面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也就是四十来岁的样子,对此人,魏死死等人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就是星战野

    “星战野团长。”魏死死道。

    星战野拍拍魏死死的肩头,苦笑道:“这次是我的失误,竟然没能帮到你,反而将你置身险地。”

    事实的确如此。

    毕竟星战野是大包大揽的,可是他的人却被阻拦在了驻地。

    “若非星战野团长相救,我早就被许重阳杀死了,我还要感谢团长救命之恩呢。”魏死死笑道。

    他没有责怪,反而感激,这一举动,立刻赢得了星战野的好感,“许重阳已经死了,就在方才,我将帝王兵团在天风帝国的驻地铲除了,你放心吧,最多十天,帝王兵团将从大陆上彻底消失。”他一揽魏死死的肩膀,“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站在星战野后面的一名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子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我叫雅清,是星战海叔叔让我来保护你的。”

    “美女啊。”林华两眼睁大。

    杜康道:“还是贴身保镖!”

    雅清是与林雨落、纳兰容若、楚兰馨一个级别的美女,而且最具有特色的是她的身高,居然有一米八左右,只比魏死死矮几厘米,站在那里,给人鹤立鸡群的感觉,脸上始终挂着一抹自信的笑容。

    她的秀发呈现暗红色,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粉嫩的脸蛋,穿着一袭淡红色的紧身武士装,将她玲珑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胸前挺拔,杨柳细腰,丰润的隆臀,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一双美腿,由于她有一米八左右,所以那双美腿就要比一般女人长,属于长腿美女,且她是贴身保镖的缘故,虽有空间戒指,兵器还是背在身后,是一把长剑,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飒爽英姿。

    “长腿美女啊,咕咚!”林华咽口唾液。

    雅清面带笑容的看了一眼林华。

    本来色迷迷的林华如遭雷击,打个冷颤,赶紧收敛那猪哥样儿,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我就是魏死死,那我就叫你清姐吧。”魏死死知道这位雅清美女身份可不一般,属于纳兰容若、楚兰馨一个级别的,都是十帝高手的女儿,只是更加年轻,“以后有什么事要麻烦清姐了。”

    雅清笑了笑,道:“我会尽力的。”

    她也知道,她自己的到来更多的是起到威慑作用,那些上古大家族和异族,都是清楚她的身份的,干什么都要有所顾忌。

    随后苍风亲自设宴。

    一干人吃饱喝足之后,感情也加深了许多,星战野便带人离开了,只留下雅清来保护魏死死的安全。

    他们在大厅内商讨问题。

    这时候有人来报如烟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林雨落脸色就变得有点难看,之前和魏死死怄气,没说什么,现在不同了,她低声对魏死死说道:“我很不喜欢这个女人!”

    “扑哧!”

    雅清就在旁边,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

    “清姐。”林雨落登时俏脸通红。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林雨落和雅清是唯一的两个女子,所以在宴席上,她们坐在一起,又因为都围着魏死死转,倒是无话不谈。

    魏死死暗道,林雨落现在开始执行魏家大妇的权力了,说明她以自己为中心了,这样对楚兰馨就没有往常那般,他笑了笑,道:“我也很不喜欢,不喜欢被利用。”

    林雨落一听,这才露出笑容,他还以为魏死死会动心,没想到居然是反感,便安静的坐在魏死死的身边。。

    再次来到驿馆,如烟又恢复了那风骚妖媚的样子。

    灵欲百变术!

    魏死死脑海中立刻冒出这五个字,对于真正的如烟是什么样子,魏死死不敢断定,可是如烟现在这个样子,他敢断定,绝不是真实的如烟,包括那个东方雨晴

    这对主仆神秘的很。

    “如烟见过魏公子。”如烟看到魏死死,立刻行礼,一双妙目在雅清的脸上扫了一下,便低下了头。

    魏死死“嗯”了一声,其他人听说如烟到来,都已经离开了,就是林华也被杜康拉走了。

    “你家小姐让你来找我的?”魏死死问道。

    “是的。”如烟轻声回答道,“小姐已经找到天火灵珠的所在地,希望魏公子在比完十六强赛之后,助我们一臂之力。”

    林雨落皱眉道:“为什么不能在全部比赛结束?”

    似是知道林雨落的身份,如烟道:“魏公子所抽的签位是十六强第一场比赛,八强的最后一场,这样的话,中间有将近十天的时间。”

    这事他们还真没怎么注意,毕竟刚抽完签,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大家也没有时间去关注。

    不过,也间接的告诉魏死死几人,东方雨晴手中的情报网绝对非常可怕的,那抽签的签位知道者,也就只有三十二强以及克鲁斯所带的一些侍卫和画舫的侍女之类,东方雨晴却已经知晓了。

    “就算如此,为什么要帮你们?”林雨落可谓是咄咄逼人。

    看着她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雅清顿觉有意思,她可毫无贴身保镖守则的那种保镖,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魏死死也摸了摸鼻子,他也想看看东方雨晴能够拿出什么令他心动的东西,否则只是一个承诺,他的确没多大兴趣。

    “我家小姐为助谢少抵抗薛敬德不惜消耗生命力,身负重伤,魏公子难道就不能帮我们一次吗?”如烟泫然欲泣,悲戚的说道。

    “什么?”

    林雨落惊叫道。

    就是魏死死也吃了一惊,他自然知道,当初的情况与东方雨晴有着极大地原因,若非那心灵深处突然冒出来的强盛力量,恐怕早就被薛敬德给杀死两三次了,只是没想到居然是消耗生命力?

    想到与东方雨晴接触的过程,魏死死还真不敢确定是否会如此,毕竟东方雨晴要报仇的,仇人就是于雅洁,这一点似乎是真的,东方雨晴怎么可能帮自己躲开云化天尊亲信薛敬德的袭杀,还有就是东方雨晴的确是受伤的,他也相信,因为东方雨晴的实力还远未达到和灵帝高手抗衡的地步,何况还不是亲自出手。

    他也在关注如烟,根本无法从如烟的脸上看出什么,而且修炼了灵欲百变术,估计也很难能看出吧。

    “你把事情的过程都说一遍。”魏死死道。

    如烟说道:“魏公子离开后,小姐发现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便追了出去,结果恰好看到魏公子遭遇攻击,魏公子也知道的,小姐和浴火圣教有着很大的仇恨,所以不能现身,但又不想魏公子因为去见小姐而被浴火圣教的人杀死,所以小姐不惜消耗生命力,使用了灵欲百变术的最高一层力量,强行与魏公子的心灵连接起来,然后将力量送给你,助你躲过一劫,可谁小姐就惨了,现在才恢复过来,就算如此,小姐还不想让魏'知道,说这是因为小姐邀请谢少才发生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那我真的要感谢你家小姐了。”魏死死道。

    “只要魏公子帮我们得到天火灵珠,那我们就感激不尽了。”如烟有些背弃的看着魏公子,担心他不答应。

    魏死死沉吟一声,不管怎么说,自己能够活命,是东方雨晴相助,便说道:“好,我答应了,十六强比赛结束,我便助你们夺取天火灵珠。”

    如烟大喜感谢。

    她也没有久留,便离开了。

    魏死死虽然对东方雨晴主仆二人的遭遇已经认可了,可总感觉不太对劲儿,却又说不出来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便问道:“清姐,你听说过天火灵珠吗?”

    “没有。”雅清在一旁说道,“倒是灵欲百变术,似乎听谁提起过。”

    “清姐仔细想一下。”魏死死道。

    雅清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当时也不太在意,不如我去问问星战野叔叔吧,或许他能知道。”

    魏死死道:“也好。”令人很意外的是,雅清返回来告知,星战野也没听说过灵欲百变术,所有人中就只有雅清似曾听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这件事就暂时搁下了。

    接下来便是备战三十二强的比赛。

    作为灵域青年大赛总决赛,可以说三十二强都是从各国挑选出来的青年才俊,顾安排的时间是每天两长比赛,上午一场,下午一场,彼此错开的,去除谢傲宇那一场,总计是十五场比赛,共进行八天。

    第一轮,没有热门碰撞,毫无悬念。

    苍灵帝国方面只有秦冷上官随迁比较倒霉,碰到两个热门,第一轮便被淘汰了,其他人全部晋级。

    十六强很快就产生了。

    对阵结果也变得热闹起来。

    上半区,林华率先碰到了来自霸武帝国斯洛家族青年高手特鲁;下半区就热闹了,罗俊碰到了葛云凡,慕容冲碰到了林雨落,杜康与绮罗,全部都是大热门之间的交锋。

    “魏死死,你这十六强对手不强,八强对手很可能要面对王腾飞了。”杜康说道,“王腾飞掌握有十大灵纹秘术之一的紧那罗咒,同样拥有跨一个大等级挑战对手的实力,你可要谨慎,我们几个恐怕要麻烦了,想杀出重围,太难了。”

    魏死死淡然一笑,道:“不要灰心,我看了绮罗三十二强的比赛,她的实力的确不错,但你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哎!”杜康摇摇头。

    “这可不像你。”魏死死奇怪的道。

    干笑一声,林华看看别人都没注意,便低声道:“我可能喜欢上她了。”

    魏死死怔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你可要努力了,依我看,绮罗是个女强人,要想得到她,你必须强势出击,比她更强才行,至少不能输给她。”

    “是吗?”杜康茫然道。

    “听我的吧。”魏死死拍拍杜康的肩头,“我可比林华那个冒牌情圣强多了,别忘了连幸运女神都在倒追我。”

    想想连纳兰容若都被魏死死俘虏了,杜康就是一阵激动。

    便在这时,林华冲了进来。

    “死死,你的对手身份已经查出来了。”死死嚷道。

    魏死死笑道:“我知道。”

    “你知道了?”林华愕然道。

    “知道,所有的余孽,都是被我所杀,他是唯一的漏网之鱼。”魏死死平淡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杀意。

    咧咧嘴,林华道:“魏兄,我这才发现,你有时候还真够狠得。”

    魏死死耸耸肩,没有说什么,对于敌人,必须要狠,至少将其除掉,才可能断绝后患,像奎罗这样的余孽,若不将其杀死,早晚会是麻烦。

    所以在看到十六强对手名字的时候,魏死死已经有了想法。

    十六强全部决出的第二天,第二轮比赛正式开始。

    魏死死是十六强比赛的第一场。

    在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魏死死登上比赛场。

    对面走来的正是奎罗。

    两人在七八岁的时候便已经很熟悉了,只是当时两个家族是仇敌关系,所以在那时候就很敌视。

    “魏死死,灭门之仇,今日便让你偿还!”奎罗两眼喷火的盯着谢傲宇,他也早就认出魏死死了。

    魏死死淡淡的道:“斩草除根!”

    两人都是煞气十足。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就见奎罗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凶狠的撞击过来,用的手段颇似魔兽特有的野蛮冲撞。

    如光似电!

    魏死死直接施展风雨行,将速度发挥到极限,刹那间便到了奎罗的面前,反手一巴掌切向奎罗的后脑。

    “去死!”

    奎罗狰狞的用一把长刀狠狠地捅向魏死死的心脏位置,他根本不防守,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

    亲眼目睹魏死死大战四大高手而胜之,奎罗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便确定了这种对敌战术。

    右手脚尖点地,身体原地一转。

    那长刀便从魏死死的腋下划过去,魏死死则的手掌也无法触及到奎罗的脖颈,而是他的后背,重重的拍了下去。

    “嘭!”

    奎罗立时被一巴掌拍的向前栽去。

    出乎意料的是,他只是喷血受伤,却未曾被魏死死一击必杀。

    魏死死扭头一看,才知道,奎罗的身上穿着一件还算可以的软猬甲,为他挡住了致命一击,但软猬甲已经破碎。

    “我跟你拼了!”奎罗狂吼着再次扑杀上来,长刀凶狠的劈斩下去。

    魏死死抖手一晃。

    一抹寒光飞过。

    “噗!”

    血光在奎罗的脖颈间飞溅出来。

    星月飞刀洞穿他的脖子,谢傲宇身形从他的旁边划过,收回星月飞刀,头也不回的便离开了比赛场,只留下一具尸体。

    自此风家彻底被灭,一人不留!

    等到他消失,那些观众们才再次欢呼起来。

    走出比赛场,迎面就碰到了王腾飞。

    两人四目相对。

    “八强战,你必败!”王腾飞傲然道。

    能够在亲眼目睹心语湖大战之后,还有如此信心,魏死死就知道,他肯定有特殊的准备。

    这也难怪,十大灵纹秘术。异火、玄水、灵雷都是能够助人跨越一个大等级进行挑战的,王腾飞拥有紧那罗秘咒,已经具备了条件。

    “我等着你的挑战。”魏死死仍旧信心十足,即便对手拥有特别的准备又如何,自己还拥有最后的王牌必杀技呢。

    第一帝刀月伤,迄今为止,只有纳兰容若知晓。

    那才是真正的王牌!

    从王腾飞身边擦身而过,魏死死并未与他多做交谈,而是走出了比赛场,这时候观众也都退场了。

    人群中,魏死死看到了一袭学生装扮的雅清。

    那身打扮令雅清更像是学生妹,诱惑十足啊。

    魏死死向她微微一点头,便继续向前走去,远远的就看到如烟站在一辆马车前,正在向她招手。

    按照约定,十六强比赛结束,魏死死便助他们去取天火灵珠。

    “魏公子,怎么没见你的朋友,还有雅清小姐?”如烟看到只有谢傲宇一个人,便开口问道。

    魏死死笑道:“这场比赛没有悬念,他们都没有来。”

    “雅清小姐可是你的贴身保镖啊。”如烟奇怪道。

    “人家是大小姐。”魏死死无奈的道,“所谓的贴身保镖也只是当当样子罢了,我哪敢要求她,估计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玩呢。”

    哦了一声,如烟道:“那我们就出发吧,小姐在马车内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