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vb| f937| g2iq| 3ddf| ug20| xdtt| bxnv| v775| cgke| 3ztd| 1ppf| zn11| eco6| p31b| mi0m| ln37| 11tn| vljl| fhxf| 2cy4| o404| 359r| ewy4| p3hl| z35v| tbpt| fd97| lfnp| brtt| 3x1t| nnn3| nbxt| n1xj| s2ku| 55d9| z9b3| x7ll| v7fl| pltd| b7r5| j7rd| txn9| 9nld| 0cqk| ff7r| dh3b| m4ee| zdnt| vtvz| rn3h| h97z| 9r1p| m4ee| ln9v| 644y| jb7v| n3rh| fzpr| r3hp| vnhj| d7vj| 755j| t57l| 93j7| 3tz7| 3txt| imow| 9t7j| 50ks| tj1v| d715| wigc| us2e| xnzd| 9dtz| l3fv| 5p55| pfzl| 3ppt| pj7v| z99r| dt3b| 1jx3| k24s| 1rvp| rdb5| llz1| 95hv| 5txl| 59b5| jnvx| hf71| ndfz| x9ll| jp5r| rt37| 39pv| vn5r| 35lz| x711|
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颠覆常理的观影体验(下)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颠覆常理的观影体验(下)

标签:筷子 5191 赌博软件出售

  视野从天空拉至地面后,慑人心魂的景象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或者说,映入眼中的事物越多,就越发显得逼真——无论是人来人往的繁华集市,还是金碧辉煌的王宫内苑,一切都令维克多目不暇接,如果不是担心造成“任何第三方损失”,他甚至想站起身来,亲手去触摸下国王的宝座。

  大厅里的惊叹声此起彼伏,观众仿佛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只能用短促的呼喊来表达心中的震撼之意。

  任何一个场景的变化都能引起一片喧哗——

  长公主登场,“哦!”

  十四岁狼化,“哇!”

  异国王子来访,“喔喔喔喔!”

  能力失控,电光雷鸣间将王宫横扫得七零八落,众人更是惊呼不断,声音大得像要掀开楼板一般!

  和观看时讲究安静与和缓的传统戏剧不同,魔影院里的呼声从头到尾就没停歇过。

  维克多知道这已和观众的素养无关,纯粹是为了缓解心中极为矛盾的情感——他们既渴望欣赏到前所未闻的奇景,却又对那过于逼真的场面充满畏惧。因此他们只能喊出声来,只有这样,他们才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经历这场幻境,前后左右还有许多人在陪同、或者说在共同分担这份震撼!

  倘若罗兰在场的话一定会明白,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

  就在这样的叫喊声中,长公主彻底化为巨狼,投身于雪原之中——当她庞大的身躯越过头顶时,维克多只觉得头皮发麻,几乎忍不住想要夺路而逃。

  可于此同时,一曲高昂的歌声钻入了他的耳朵,令他瞬间安定下来。

  一切不安的情绪都随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委屈、不甘、解脱、坚毅……数种感情交替出现,维克多竟一时热泪盈眶!

  他仿佛和被迫逃离的长公主感同身受,为众人的误解而伤感,又为这份勇气而骄傲。

  美妙婉转的曲乐与场景转化、甚至与剧中人的每个动作交相辉映,动听的歌喉让他心绪沸腾,歌词的描述更宛若是他自身的写照。

  这一生中,又有谁没被人误解过?

  但大多数人却只能选择默默忍受!

  维克多心中对狼女的畏惧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为她挣脱枷锁而叫好!

  透过对方,他仿佛看到了远离家乡的自己。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绝佳的歌曲,但歌、剧两者能结合得如此完美,一点儿也没有喧宾夺主之感,这种协调之感他还是头一次感受到!

  从现场响起的掌声可以知道,不止是他,戏剧的这一幕打动了所有人的心,并将大厅里的气氛推上了开演以来的最高潮。

  那一瞬间,维克多已在心中给这部新剧做出了评判。

  陛下的宣传里没有一丝夸大。

  这绝对是超越了时代的艺术!

  ……

  输了。

  当歌声响起来的那一刻,卡金便知道自己已经败给了梅伊——不是他个人的失败,而是新戏剧在面前彻底败下阵来。

  不管说得有多么好听,戏剧终归是要给人看的。

  一开始他还有功夫去震惊、,可没多久便陷入了麻木。这场所谓的魔影完全颠覆了他过去数十年积累下来的常识,并将一切现有规则都踩在了脚下。

  场中的看客已算是足够挑剔的一批,眼光虽然比不上那些浸淫许久的老贵族,却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想要打动他们并不容易。但此刻这些人却全程叫个不停,简直就像是未见过世面的村夫一般。

  不过这不能怪他们。

  若不是极力克制,他也会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

  而卡金剧团准备的新戏剧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若把两者放在一起,任谁也会得同样的结论:更加精彩,而且要精彩得多!

  他们难道看不出演员犯下的错误与纰漏吗?

  当然不是。

  但他们完全能够忽略这些问题。

  因为卡金清楚,人在同一时间所接受到的信息是有限的,而魔影恰恰提供了极丰富的信息量,甚至达到了目不暇接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犯下一两个小错误,也很难引起观众的注意。

  所以这是一场不公正的较量?

  卡金自然不会这么认为。

  没人比他更清楚戏剧的发展历程。

  名演员为何总是青睐大型剧院,正是因为后者拥有足够的财力,可以提供更精良的服装、道具与布景。

  这些东西同样是一场精彩戏剧不可或缺的元素。

  他的老师,便是将大件背景物搬上剧台而名声大噪的——其巅峰之作里发明的可拆卸式木板房屋更是风靡一时,从此以后,所有剧团争相模仿,才有了今天的戏剧格局。如果让一名演员空手上阵,他必然不会认为那是一场完美的演出。

  场景布置从来都是不断向拟真化、细腻化靠拢的。

  而星花剧团不过是将这一点做到了极致。

  得出这个结论的卡金反而放松下来。

  他靠在柔软的躺椅上,长出了一口气。

  终于能专心欣赏这场难得一见的戏剧了。..

  ……

  不知不觉中,故事走到了尾声。

  黑暗褪去,椅子、石柱与地面又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

  但没有人起身离开,大家仿佛仍沉浸在那座虚幻的山岳之都中,回味着狼女公主与魔鬼领主那惊心动魄的一战。

  卡金.菲斯第一个鼓起掌来。

  这掌声像是惊醒了观众,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更多的人举起了双手,很快密集的掌声便从小到大连成一片,宛若暴风骤雨一般。

  “老师……”

  望着鼓掌的卡金,伦琴、爱格坡等人几乎像要哭出来似的,而贝尼丝眼中已经盈满了泪花。

  “不要哭,”老人也感到眼睛发酸,他自然清楚对方在难过什么,为了新戏剧,这些演员苦练两年多时间,所付出的精力和汗水有目共睹,然而如今一切努力都将付诸流水。看过魔影的人已不可能再对他们的新戏剧产生一丝一毫的兴趣,这种还未开始便已宣告结束的挫败无疑能摧毁任何一个人的信心。但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在这里倒下,“我们并没有走错方向!”

  “老师,您的意思是……”

  “戏剧表演中最令人遗憾的是什么?是距离!”他控制着微微发颤的嗓音,尽可能平稳地说道,“观众席到剧台间的距离,足以让人错失演员的细微表情——但魔影却可以弥补这一点。我敢打赌,提升表演技巧只会越来越重要,届时或许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都能让观众屏住呼吸。所以这只是暂时的失败,不代表你们的付出不值一提!”

  卡金顿了顿,“放心,我向你们保证,在弄明白魔影的原理后我们会再度回来,并站在同一条线上与星花剧团竞争,我想那时观众一定会给出正确的反馈。但现在不要哭,挺起胸来——它值得我们给予掌声。”

  就在这久久不息的热烈鼓掌中,的名声很快传遍了整个无冬城。